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第十二章

时间:2018-09-15
林洁整夜都在痛苦地呻吟,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她实际上只剩了半条命,作为一个姑娘最为珍视的几个重要器官,已经在白天的酷刑中受到了最残忍的摧残,全被毁掉了。
  那天晚上我没有被带出去,冷铁心徵得郭子仪同意,将他的十几个心腹集中到牢房,把我作为奖赏交给他们凌辱、发洩,以使他们在第二天全力以赴地对付林洁,我就在奄奄一息的林洁身旁被他们翻来覆去地轮姦、玩弄。有一次,他们让我躺在林洁受刑的檯子上,挨着她冰凉的身体,在我身体里疯狂地抽插。
  我咬牙熬过这漫漫长夜,天亮的时候,冷铁心和郑天雄一起进来,叫醒了横七竖八睡了一地的匪兵,当时,最后一个姦淫我的匪兵的肉棒还插在我身体里。
  这群匪徒都去吃早饭了,郑天雄亲自端来一碗东西给林洁灌了下去,林洁的嘴角流下了白色的液体,我知道,那肯定是他们从大姐乳房里挤出来的乳汁。
  不知是一夜的休息使林洁恢复了一些元气,还是大姐的乳汁给了她力量,林洁竟完全甦醒了。由于她的尿道和肛门都在酷刑中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她的大小便完全失禁了,木檯子上粪、尿和血污混成一片,散发出腥臭的味道。她的乳房像两个烂柿子一样软软地挂在胸前,向外渗着脓水,两条大腿内侧被烫得像筛子似的,轻轻一动就痛得惨叫。
  郑天雄叫来两个匪兵用凉水沖洗檯子和林洁的身体,冷铁心托起她的头故作怜悯地说:「林小姐,你看你多么愚蠢,逼着我们对你下狠手,我知道你现在痛不欲生,可你如果不说,就得无休止地忍受这种痛苦,你挺不住的,没有人能挺得住。我劝你还是赶紧说了吧,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们一共用几种密码?」
  我完全明白他的诡计,他是想用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打开缺口,一旦林洁吐了口,他就会利用林洁肉体的痛苦无情地撕裂这个缺口。以林洁目前身体和精神极端痛苦、极端虚弱的状况,只要她稍微一麻痺,马上就会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她到现在为止所忍受的所有痛苦就会变得一钱不值,她会比现在还要惨百倍。我真替林洁着急,怕她在恍惚中落入冷铁心阴险的陷阱。
  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林洁在极度的痛苦中仍保持着高度的清醒,她给冷铁心的回答仍然只有一个字:「不!」
  冷铁心气得青筋暴露,狞笑着说:「好,你硬,我今天让你知道什么叫阎罗殿!」
  他转身出去了,回来时身后跟了一群匪兵,其中一个还提着一口精製的小皮箱,他打开皮箱,里面是一排排亮闪闪的金属器械。两个匪兵把林洁的身上架起来,一左一右紧紧夹持住,林洁的眼睛露出一丝惊恐,因为她看到冷铁心从皮箱里拿出一把寒光闪闪的长把手术刀朝她走来。
  冷铁心戴上一副薄薄的橡胶手套,小心翼翼地捏住林洁左侧乳房的乳头,那是她的乳房上唯一还着没被烤焦的地方,乳房早已没有了原先坚实挺拔的模样,软塌塌地垂着,像是一碰就会破裂。
  他轻轻提起乳头,那焦紫的肉团像个水袋一样波动起来,他一手提住乳头,一手伸出手术刀,在肉体与胸脯连接处刺了下去。没有鲜血流出来,只流出来少量黄色的液体,他刀锋一转,熟练地沿着乳房的下沿划了一个圆圈,乳房与胸脯连接处的皮肤出现了一个完整的裂口。
  我这才算见识了冷铁心对付女人的「造诣」,原来他昨天火烙林洁的乳房时使用的刑具和温度都是精心选择的,乳房浅层丰厚的脂肪被烙铁的温度烤「化」
  了,但表面的皮肤却丝毫未破,甚至还保留了部份弹性。
  他用刀尖沿划开的破口轻轻佻起一块皮肤,用手捏住向上一掀,整块皮肤竟被他揭起了一角。他慢慢地揭着林洁乳房上的皮肤,似乎生怕把它碰破了,林洁痛得浑身发抖,脸上的肌肉完全扭曲了,无力地惨嚎着:「啊……痛……痛死我了……痛啊……」
  虽然她的乳房已经被烙得面目全非了,但那毕竟是女人身上神经最密集的地方,所有的神经末梢还都活着,他要在林洁的眼皮底下将她的皮活活剥下来,真是惨绝人寰。
  冷铁心一边剥着皮,一边观察林洁的反应,见林洁的脸都痛得走了形,不失时机地说:「快说吧!林小姐,说了就没事了。」
  林洁只顾喊痛,对他的催逼毫无反应,他一边催一边剥,足足半个多小时,半边的皮被完整地剥开,直到乳头。
  他托起林洁惨白的脸问:「还不说?」
  林洁几乎难以察觉地摇摇头,他用刀尖又挑开了另一边,仍是一边逼问一边剥,直剥得他满头大汗,除了郑天雄,其他匪兵都不敢再看,林洁除了无力地惨叫外,毫无屈服的表示。
  最后,林洁整个左乳的皮肤都与肉体剥离开了,冷铁心一刀下去,一张完整的女人乳房的皮肤带着酱紫色的乳头被活活地剥了下来。经受了火烙又被剥去了皮肤的乳房像一个熟透的水蜜桃,暗红色的肉体上蒙着一层黄色的液体,颤巍巍地像是一戳就破。
  冷铁心丝毫不给林洁喘息的时间,捏住她的下巴逼问:「你们究竟用几种密码?」
  林洁艰难地大口吸着气,嘴里吐出一个模糊的字眼:「不……」
  冷铁心放开她的下巴,又操起了手术刀,一个小时以后,两张带着乳头的完整乳皮被平放在一个光洁纯白的瓷盘上。林洁的胸前像挂了两个硕大的血葫芦,张着乾裂的嘴唇大口喘着粗气。
  冷铁心抹抹头上的汗骂道:「妈的,我零剐了你!」说着,指着林洁的腿吼道:「拉开!」
  两个匪兵把林洁满是伤痕的大腿向两边拉开,冷铁心一把捏住了因饱受蹂躏而又红又肿的阴唇,他用手术刀在阴唇的一端割开一个小口,然后揪住阴唇被割破的一端向后硬扯,生生地把阴唇从她身上撕下来。鲜血「呼」地冲了出来,洩红了他戴手套的手,他手一滑,半截撕裂的阴唇脱手了。
  他在血泊中一把捏住已被撕下一半的阴唇,慢慢地把它从它生长的肉体上扯了下来。他把这片硬生生撕下来的肉条举到已嘶哑地叫不出声的林洁面前吼道:「说!快说!」
  林洁满头大汗,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冷铁心气得大叫道:「让她看!让她看着!」
  两个匪兵把林洁的头压下去,让她的眼睛直视自己敞开的下身,一个匪兵残忍地用一根钢针刺进血葫芦般裸露着的乳肉,林洁痛苦地呻吟一声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下身。
  在林洁自己的注视下,冷铁心惨无人道地将她剩下的一条大阴唇和两条小阴唇一条一条、一段一段地活生生撕了下来,但他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冷铁心见如此残忍的拷问都没能把林洁这样一个二十岁的女兵征服,气急败坏地用沾满鲜血的手揉搓着她已是光秃秃的阴部,恶狠狠地说:「好,我现在送你下地狱!」
  他转身对一个匪兵吩咐了两句,然后从皮箱里翻出一个形状怪异的器械。那东西有点像是手电筒,圆圆的有捍面杖粗细,二尺来长,金属的表面发着寒光,头部略大一圈,上面布满小孔,尾部连着电线。
  冷铁心给那东西接上电源,「啪」的打开开关,立刻便响起「嗡嗡」的电流声。
  有人打开关肖大姐的笼子,拽着她的乳房挤了一碗奶,给林洁灌下去,冷铁心对稍稍恢复了点精神的林洁道:「你也算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了,不过,你只能算生了一半,孩子在娘肚子里想出来的时候该是什么滋味你还不知道吧?」
  说着他把那个正在发出可怕的「嗡嗡」响声的东西举到林洁眼前晃了晃说:「这是美国盟友新发明的子宫电击器,现代科技的结晶,能让你完完全全地知道生孩子的阵痛是怎么回事,专门对付你这种死硬的女人的。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忍受连续不断的阵痛得,你懂吗?」
  林洁看一眼那可怕的子宫电击器,无力地晃晃散乱的短髮,吐出一串模糊的声音:「我……不……」
  「你不说?你以为你还能抗得过去?我让你见识见识它的厉害!」
  说着他又按下一个按钮,电击器的顶端「唰」地弹出了一圈细金属丝,向四外张开,像支起了一把小伞。他转动手柄上的一个旋钮,「嗡嗡」的电流声猛地变强,一道蓝色的电弧出现在细小的金属丝之间。随着旋钮的转动,电弧越来越强,在金属丝之间来回跳跃,发出强烈的「劈啪」声响,最后形成一个半圆形蓝色的罩子,将金属丝构成的小伞罩在了里面。
  所有的人都被这骇人的场面震住了,忽然人们身后传来「啾啾」的叫声,回头一看,一个匪兵手里捧着一只毛茸茸的的小鸡雏,他把鸡雏放在木台上,它毫无顾忌地在檯子上踱起步来。
  鸡雏那嫩黄的毛色、清新的叫声和悠然自得的神态,与牢房中令人窒息的焦臭气味、满台的血污,和同在一张檯子上林洁的血肉模糊的残破躯体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那「劈啪」作响的电击器靠近了鸡雏,它仍在一无所知地四处张望,忽然,那可怖的蓝色电弧罩住了它圆滚滚的身体,鸡雏「吱……」地一声惨叫,向外面没命地奔去,但它刚触到外围的金属丝便被弹了回来,在电弧的笼罩下发疯一样地抽搐,「吱吱」的惨叫声令人心悸。
  片刻之后,只见它猛地抽搐几下,两腿一蹬,全身僵硬了,茸球一样可爱的鸡雏竟死在了电击器下。
  冷铁心关掉电击器的电源,提起浑身僵硬的鸡雏放到林洁眼前逼问:「你想试试这个滋味吗?」
  林洁泪流满面地哭道:「不……不……」
  冷铁心以为她被吓住了,马上托起她的下巴问:「快说,你们究竟用几种密码?」
  林洁并不答话,只是痛不欲生地吐出一连串「不……不……不……」。
  冷铁心「啪」的把死鸡扔在地上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非要自己尝尝滋味!」
  说着一摆手,几个匪兵抬来两根碗口粗、丈把长的木槓,一根把林洁的双臂平伸着牢牢捆住,一根把她的双腿拉开到极限死死绑牢。冷铁心用戴着橡胶手套的手按住了林洁的肚子,她的下身已是光秃秃的一片,既没有耻毛也没有阴唇,只有呲牙咧嘴血乎乎的伤口和黑洞洞咧着大嘴的肉洞。
  他用两指分开洞口,毫不费力地将电击器插入了鬆弛的阴道,金属棒进去了大半,他捅了捅,捅不动了,确认电击器已经插入了子宫,他「啪」地打开第一级电源。
  电击器的大部份插在林洁的身体里,因此几乎听不到电流的声音,只能看到露在肉洞外面的短短的胶木把在微微地颤动。他又「啪」地一声打开了第二极电源,林洁的下腹猛地抽动了一下;随着他的手指拨动旋钮,人们清楚地听到林洁腹中响起恐怖的「嗡嗡」的电流声和「劈啪」的电击声。
  林洁全身肌肉猛地抽紧了,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她像被注射了一针强心剂,突然「哇……」地狂叫起来,全身用力拚命挣扎。虽然她的四肢都被紧紧捆住,但她身上爆发出了令人吃惊的力量,八个大汉压上去才勉强控制住了两根木槓。
  林洁四肢挣不动了,但下腹和大腿都剧烈地痉挛起来,头不顾一切地来回摇摆,大声呼叫:「啊……啊呀……痛啊……妈呀……痛死我了……」
  冷铁心一面慢慢拨动旋钮一面逼问:「快说!你们用几种密码?」
  林洁腹中的「劈啪」声响成一片,从外面都能看出来她腹部的肌肉在剧烈地扭动、抽搐,汗水浸湿了她全身,她大张着嘴拚命叫着:「啊呀……不行……痛啊……你们放开我……痛死了……我……我……我说……快放开我……」
  我的心猛地一沉,冷铁心的嘴角露出几分得意,「啪」地关掉电源,并未抽出电击器,俯身看着林洁汗津津的脸说:「早就告诉你挺不过去。说吧,你们到底用几种密码?」
  林洁全身还在不由自主地不时发抖,她并不回答冷铁心的问话,只是喃喃地呻吟:「痛……痛啊,我不……不……」
  冷铁心「啪!」的一拍檯子吼道:「妈的,贱娘们,你敢耍老子!」说着已经狠狠地打开了电击器的开关,并马上把旋钮调到高档。
  林洁的身子立刻又绷直了,电击的「劈啪」声在她腹中闷响着,她坚持了一分钟,终于支持不住了,再次惨嚎起来:「痛啊……啊呀……痛……痛啊……停下来……啊……啊呀……我说啊……快放开我……」
  冷铁心这次没有停下来,一边用力把电击器杵在林洁的子宫里,一边逼问:「说!有几种?」
  林洁又声嘶力竭地惨叫了半分钟,终于在惨无人道的电击下吐了口:「啊呀……痛啊……快放开我……10种……放开我……10种……痛啊!……」
  冷铁心「啪」地关了电源,得意地抽出沾满鲜血的电击器,擦着满头的汗水说:「美国人的家伙就是管用!」说完忽然想起了什么,抓住林洁的头髮追问:「你说有几种?」
  林洁闭着嘴再也不吭声,郑天雄小声说:「她刚才招了,说有10种。」
  冷铁心一拳锤在木台上:「又被这个贱货骗了,哪有那么多!」说完,操起电击器又狠狠地插回林洁的阴道,他扳过林洁惨白的脸吼道:「这回你再不说实话,我让你连肠子都一起生出来!」说罢又打开了开关。
  这一次电击的强度比前两次都高,林洁嘴唇铁青,全身都在不停地发抖,各处的肌肉全部痉挛,尤其是下腹的肌肉拧成了一团,阴道口强直地呈喇叭口状,里面被割成一条条的肌肉向外翻出,还在不停地抖动。
  插在阴道里的电击棒像被一只无形的手在向外推,冷铁心用力顶住电击器,一面继续调高档位,一面逼问:「快说!说实话!」
  林洁全身是汗,圆睁着大眼,脸色发紫,一声接一声地哀嚎:「不啊……痛死了……啊……痛啊……啊呀……啊……」
  忽然,她全身强直,所有的肌肉像同时都僵住了,电击棒被一股抵不住的力量顶出了阴道,「哗」地一股鲜血汹涌地涌了出来,林洁嘴角动了动,「哇!」
  地大口吐出了鲜血,随后头一歪闭上了眼睛。
  冷铁心一看慌了,朝郑天雄大喊:「快!快止血!」
  郑天雄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慌乱中从火炉子里抄起一根最粗的烧红的铁棒,猛地插入涌血的阴道,一股血腥的气味顿时瀰漫全屋。
  一切都无济于事了,血根本止不住,「哗……哗……」地不停流淌,直到全部流尽。
  林洁,这个青春美丽的二十岁女兵,我最知心的姐妹,为了保护党的机密,在勇敢地经受了敌人几天连续不断、惨绝人寰的酷刑之后,流尽了她最后的一滴血,死于强烈电击造成的子宫血崩,她死时已是体无完肤。
  我们几人都放声痛哭,连肖大姐都一面哭一面呼唤着:「林洁!林洁……」
  我们再也见不到温柔美丽的林洁了。
  林洁死后,鲜血淋淋的尸身在牢房里放了两天,看着她伤痕纍纍的遗体,我们都悲痛欲绝,真恨不得随她同去。冷铁心马上不见了蹤影,只剩下他带来的那台发电机还放在牢房的一角。
  两天后,郭子仪带着一帮人来到牢房,在令人窒息的血腥气中他看到了被遗弃在檯子上的林洁残缺不全的尸体。他皱着眉头破口大骂:「娘的老郑,又毁了老子一个漂亮娘们。我早就知道,这帮女共军什么也问不出来,狗操蛇咬她都挺着不说。弄什么情报,给弟兄们夜里操一操,开开心,再给爷生几个娃比什么不强!哪能由得了她?」
  他吩咐匪兵把林洁的尸身抬出去埋了,又派人将牢房的墙、地和刑架、刑台全部沖洗了一遍,我们四人被暂时移了出去。
  那天郭子仪的心情好像很坏,总在找人出气,郑天雄灰溜溜的跟在郭子仪屁股后面,像条赖皮狗。这家伙是害死林洁的罪魁祸首,我真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郭子仪让人把我们四人都带到他房里,把大姐、我和施婕并排捆吊在巖壁的铁环上,只把小吴的手反铐起来命她跪在屋子的中央。
  他搬了把太师椅坐在小吴面前,抬起她的脸问道:「小丫头,听说你已经怀上了?」
  小吴的脸一下变得惨白,「呜……呜……」地哭起来。
  他一把捏住小吴的下巴恶声说:「哭什么,女人生来就是给男人操、给男人生孩子用的。我就知道你能怀上,过些日子你就是咱们这一带最嫩的娘!等你肚子大了,我带你去串门,让他们见识见识15岁的大肚子女共军!我让老金给你算了,你这一辈子能生30个娃,整整一个排!」
  他的话说得我心里像到割一般,小吴更是哭得死去活来。
  他不再理会小吴的哭泣,伸手捏住她刚刚凸起来的胸脯用力揉了几下,回头大叫:「老金!」老金赶忙过来,郭子仪问:「这丫头怎么还没有奶?邢大头逮着的那个小丫头奶子不比她大,肚子也没大起来,怎么会有奶?」
  老金翻看了一下小吴的乳头说:「七爷,邢大头手里那个丫头我打听过了,今年17,比她大两岁,而且她已经有了快两个月了。咱们给姓肖的用的药是三爷从老邢那弄来的,我又给她加了两味,肯定比他的药力猛,这丫头已经用了三天了,我看出不了这两天,肯定给七爷道喜。」
  小吴一听,哭得气都喘不过来了。
  郭子仪不耐烦地踢了小吴一脚:「哭什么哭,给我撅起来!」
  小吴挺直了身子不从,两个匪兵过来,强按住她的上身匍匐在地上,浑圆的屁股撅了起来。郭子仪把她的两瓣臀肉扒开,露出了下身,我猛地发现她原先洁白光滑的阴阜几日间竟已经长成了一片茂密的芳草地,黑油油的耻毛自然地捲曲着,十分醒目。
  我心中一阵悲哀,只有在这种一天被十几个男人姦淫的环境中,一个15岁的小姑娘才会在短短的十几天中突变成一个几乎完全成熟的女人。
  郭子仪并未理会小吴阴部的变化,他的大手按住了她粉嫩的肛门,重重地揉搓起来。我想起那天被他们凌辱的惨景,心替小吴提了起来。
  小吴反应强烈,拚力扭动腰肢想躲开那只骯髒的大手,但她根本不是两个膀大腰圆的匪徒的对手,四只大手将她紧紧按住。
  郭子仪哼了一声:「怎么,屁眼不让摸?告诉你,你们这几个娘们都是七爷我鸟毛里的臭虫,我想捏就捏,想摸就摸!你们身上哪一块骚肉都是给七爷我长的!」说着,一根粗糙的手指已经旋转着挤入了小吴的肛门,她的哭声立刻变成了哀嚎。
  肖大姐在一边气愤地叫了起来:「你们这班禽兽,你们家里就没有姐妹?她还是个孩子,你们为什么这么糟蹋她!」
  郭子仪的手指已经插进小吴的肛门一个指节,听到大姐的怒斥拔出了手指,走到大姐跟前,那只刚刚插入过小吴肛门的手指在大姐鼻子前面晃着说:「这儿怎么有你说话的份儿?你不吭声我倒忘了,你的小屁眼儿也没开苞呢吧,我的肖主任?」
  大姐的脸腾地红了,转过脸骂道:「禽兽!」
  郭子仪并不恼怒,嘿嘿一笑道:「老子今天就想观赏观赏共军高级女干部的屁眼儿!」说完转脸对郑天雄道:「郑参谋长,你是行家,你露一手?」
  郑天雄忙不迭地跑上来,好像唯恐失去了表现的机会,吆三喝四地吩咐匪兵用两根绳子捆住大姐的脚腕。我和施婕刚好一左一右被吊在大姐两边,他们把两根绳子分别穿过捆吊着我和施婕手的铁环,用力一拉,大姐的腿被向两边分开,高高吊起。
  大姐沉重的身子被悬空吊在巖壁上,两条腿大开,露出下身。郑天雄走上前去,让人用马灯将大姐的下身照得通明,一只手扒开了她微微颤动的丰满臀肉,露出了她的肛门。灯光下,大姐的肛门呈粉红色,显的比小吴的颜色略深一些,圆圆的轮廓非常可爱,细细的皱褶看去十分精緻。
  郭子仪有意用粗糙的手指轻轻地来回抚摸略微凸出的圆形菊门,看着大姐因羞辱而涨红的脸,讪笑地问:「共党共产共妻,没连你的屁眼一块儿给共了?」
  话音未落,那根骨节突出的手指已经钻入了大姐的肛门,大姐被高吊的手臂拚命使劲,企图拉高身体,躲避那恶毒的魔爪。可大姐的身体动,他的手指也跟着动,她拉高的余地是有限的,她拉不动了,他的手指也顶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大姐两只悬吊着的胳膊怎么能够支持得住沉重的身子,儘管两条腿也一齐用力,但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支撑不住了。大姐的双臂颤抖着,身子在向下滑,但郭子仪的手指却顶在原地不动,她的肛门一点一点地把他的手指吞了进去。
  郭子仪得意地看着大姐气喘吁吁的样子,嘴里不停地嘲弄道:「哈哈,肖主任的屁眼也会想男人!我不愿进你还非让我进?……咦,这小屁眼真紧啊,共党还没给你开苞吧?」
  四周的匪徒哄堂大笑。
  郭子仪的手指连同粗大的骨节全部插入了大姐的肛门,他在里面转了转,拔出来闻了闻道:「啊呀,怎么肖主任的屁眼也是臭的?」他在匪徒们的哄笑中故意问郑天雄:「老郑,这怎么办?」
  郑天雄会意:「给她洗洗!」
  我心中一阵压抑不住的颤抖,我知道一场什么样的残忍的悲剧要上演。
  果然,郑天雄拿过来的东西正是冷铁心带来的灌肠器,还照他的样子配了一盆肥皂水。郭子仪亲自把灌肠器的钢嘴插入了大姐的肛门,还别出心裁地在钢嘴上拴上一根细麻绳,用鳄鱼夹固定在大姐的阴唇上。接着,他们就开始向大姐的体内灌肥皂水了。
  水灌得很艰难,大姐因为怀着孩子,肚子本来就很大,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把水挤进去。土匪连换了几个人,水灌下去小半盆,大姐被顶得几乎喘不上气来了,插在肛门里的钢嘴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将被鳄鱼夹夹住的阴唇扯得笔直。
  郭子仪看灌水的匪兵手都捏酸了,橡皮球已捏不动,他走过去用手杖敲敲大姐鼓得像小山似的肚子嘲弄道:「这肚子看着挺大,可装不进东西,还不如妞儿的小肚子装得多。」
  我的脸直髮烧,却见他将一个空盆放在大姐脚下,抓住钢嘴拔了出来,嘴里说:「你自便吧!」
  我知道下面将要发生什么事,心提到了嗓子眼,可等了一会,却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有大姐痛苦的呻吟。我侧头一看,所有的人都注视着大姐张开的两腿中间,只见钢嘴还栓在鳄鱼夹上,吊在大姐的阴唇上晃来晃去,大姐正以顽强的毅力抵抗着肚子里液体强大的压力。
  她的脸憋得发紫,大汗淋漓,肛门在紧张地收缩,腹部的肌肉在一阵阵地痉挛,我记得我那天是在钢嘴一拔出来马上就泻了,大姐肚子里有那么大的孩子居然能坚持住,真是不可思议。她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声音老远都能听到,只有我知道,那痛苦几乎是难以抵御的。
  大姐毕竟也是人,是怀孕的女人,她快坚持不住了,痛苦的呻吟声变成了哀嚎:「啊……快放开我……让我上厕所吧……啊……我不行了……快放开我……
  快!」
  郭子仪幸灾乐祸地看着大姐痛苦的表情,拿手杖敲着她的肚子说:「不行了就放出来,别废话!」
  「不……让我下来……」大姐的声音已经变了调,我知道她快不行了。
  肛门的收缩一阵紧似一阵,「啪达!」一滴白色的液体滴在盆子里,接着,滴下的液体连成了线,「噗嗤」一声响,一股黄浊的水柱从大姐的肛门中喷射出来,屋里瀰漫起酸臭的气味,足足喷了两分多钟,水才沥沥拉拉地流尽了。
  大姐张着嘴吃力地喘息,郭子仪踢了踢装满黄色浊液的盆子道:「共军高级干部也喷这么臭的粪!来,再给她灌!」
  「不!」大姐瞪大了眼高叫。
  郭子仪一把捏住大姐的下巴道:「行不行是你说了算吗?」一个匪兵已经拿起挂在阴唇上打晃的钢嘴再次插入了大姐的肛门。
  这一次他们把剩下的大半盆肥皂水都灌了进去,灌得大姐直吐酸水,又是一番羞辱和折磨,再次泻空的大姐被解了下来。
  那天绑林洁用过的四方凳被抬了进来,大姐被按着趴了上去,大姐的肚子滚圆,趴在凳子上肩膀和大腿都不着地,他们硬是把她的四肢都生拽着绑在了四条凳子腿上。
  郭子仪过来扒开两瓣白白的屁股,手指揉搓着被水浸的发白的肛门说:「娘的,老子要好好玩玩你这臭娘们的屁眼儿,你抄我一次家,我操你一辈子!」说完挺起坚硬的肉棒戳了下去。
  我知道没有被「开发」过的肛门第一次被肉棒插入有多么痛苦,况且上一次郭子仪插入我的肛门时还用精液作了润滑,而今天,他有意不用任何润滑,他要让大姐感到最强烈的痛苦和羞辱。
  残忍的插入开始了,硕大的龟头在外围摩擦了几圈后猛地抵住了肛门中心的小洞,向里挤压的强大力量将小洞扩张到难以想像的极限,肉棒毫不留情地向洞里钻,看得出来肛门在拚命收缩,但根本抵不住肉棒的穿透力,不一会儿龟头就全部挤了进去。
  大姐的喘息变得急促了,随着肉棒的步步深入,她忍不住叫出了声:「啊呀……不行……你这禽兽……啊呀……不要进……」
  大姐的叫声似乎鼓励了郭子仪,他一边「呼哧呼哧」地将肉棒向里插,一面气喘吁吁地叫道:「我操你,操死你!……」
  在女人的哀嚎和男人的喘息声中,粗大的肉棒全部钻进了看似不可能的细窄的肛门,大姐的头无力地垂下了,不停地发出「啊……啊……」的呻吟。
  肛门里插进一根粗硬的肉棒,那种痛苦万状的情形我最清楚,况且大姐比我还要痛苦,她肚子里有孩子,而且肉棒插入过程中没有任何润滑,那是一种整个身体要被劈成两半的感觉。
  最残酷的时刻到了,郭子仪猛地把肉棒抽出大半,不待大姐喘息又全力插了回去。「啊!……」大姐的惨叫应声而起;又一拔一插,又是一声惨叫,不一会儿,肉棒上就带上了血迹,大姐四肢都被死死捆住,只能任肉棒在肛门里暴虐地翻腾,直到郭子仪满意地射出浓白的精液。
  郭子仪拔出阳具后马上把吓呆了的小吴拉了过来,他一手抠着小吴稚嫩的肛门,一手指着沾着血迹的阳具道:「来,把你的屁眼也给七爷玩一玩!」
  小吴吓得面色惨白,跪在地上痛哭:「不,我怕……」
  其实,郭子仪的阳具经过那一番惨烈的抽插,已经很难马上再去淫虐另一个女人的肛门,但他完全利用了小吴的年幼,达到恐吓她的目的。他好像宽宏大度地说:「好,今天就饶了你,不过要记下一笔,下次让你用屁眼伺候七爷的时候别往后缩,否则,姓肖的就是你的榜样!七爷想操的女人还没有操不成的。」
  听罢郭子仪的话,小吴哭得梨花带雨,竟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这时有人端来了一盆温水放在郭子仪脚下,他拍拍小吴说:「来,给七爷洗洗!」
  小吴抬起泪眼,羞怯地看一眼血迹斑斑的肉棒,一个匪兵过来解开她铐在背后的手重新铐在前面,她稍一犹豫,无可奈何地双手捧起了那一团臭肉,放到水盆里揉了起来。
  那天夜里我又被五虎弄了去,他们被白天郭子仪房里发生的一幕刺激着,由老三带头,轮流从肛门姦淫了我。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浑身趐软,肛门痛得像要裂开似的,被郭三虎架着跌跌撞撞地送回牢房。走过老金的房间时,忽然听到女人刺耳的尖叫和男人疯狂的淫笑。郭家老三一推门,进去一看,是小吴被吊在木樑上,郭子仪也在。
  老金一双乾瘦的手抓住小吴刚刚成型的乳房用力连揉带捏,小吴痛得大叫,老金一边搓弄一边说:「有了,有了,出来了!」
  小吴则哭着喊道:「不啊……不要……」
  老金忽然兴奋地大叫:「来了来了!」
  众人伸头一看,只见小吴因被反覆揉搓而直直挺立的乳头上,挂着一颗洁白的乳珠,仔细一看,那乳珠中竟有一半是殷红的血丝。
  小吴放声大哭:「不……」
  郭子仪无耻地伸出舌头将那颗乳珠舔了下来,咂咂嘴道:「好味道!」说罢竟一口叼住了小吴幼嫩的乳头,「吱吱」地吸吮起来。
  小吴拚命晃着头哭叫:「不啊……放开我……我不……」
  可没人理会她的哭叫,所有人都兴奋地看着这个只有15岁的小女俘在被强行授孕后又奇迹般地出了奶。
  好一会儿,郭子仪才鬆开了嘴,嘴里竟含了一大口奶水。他「咕嘟」一口嚥下去,得意地拍拍小吴的脸颊说:「好丫头,给七爷争气。」随后转脸问老金:「什么时候能像姓肖的?」
  老金略一思索道:「每天一副药、十个男人,一个月就差不多了。」
  郭子仪满意地点点头说:「干!」
  小吴一听,哭得背过气去。
  从那以后,我们每天成了供匪徒们发洩兽慾的对象,我们每人还都有给郭子仪特殊服务的项目:大姐和小吴是给他供奶,我和小吴要轮流给他洗阳具,施婕则是用嘴满足他的淫慾。当然,我们还要轮流供他姦淫,我和大姐更惨,除了阴道,连肛门都是他发洩的对象。
  我们通常每夜要给五、六个匪徒姦淫,连来例假都不例外。我最好的日子就是给郭子仪洗完肉棒后被他留下,在他被窝里被他一人玩弄一夜。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我们对土匪的姦淫几乎都麻木了,好像我们生来就是为了成为他们洩慾的工具。我在痛苦中一天天数着日子,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60多天过去了,大姐的肚子更沉重了,施婕和小吴的肚子开始显形,小吴的奶可以用来给郭子仪洗阳具了,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灾难降临在我的头上。
  那是一天晚上,我被带到郭子仪房里,我跪在地上準备我的例行公事:给他洗阳具,可我发现屋里既没有大姐、小吴,也没有挤好的奶。我怯生生地抬头看他,发现他眼睛里闪着诡秘的笑,我心里充满了恐惧,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也不知道要受到什么惩罚。
  他拿出一个信封放到我面前,掩饰不住兴奋地对我说:「妞儿,你看这是什么?」
  我一看,脑子「嗡」的一下蒙了。那是一个用过的军邮信封,是几个月前家里给我的一封信。
  我紧张地思考着,这是部队到湘西以后我从家里收到的唯一的一封信,我把它收在了部队发的包袱皮里,与一些衣物放在一起,怎么会到他手里?我立刻想起了那个屡次出现的奸细,肯定又是他。可他们为什么会拿来我的一封家信呢?
  肯定不是对它的内容感兴趣,那里没有任何军事秘密。
  我还在费力地思索,答案却已经出来了。
  郭子仪看着信封,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说:「妞儿,你们家挺远吶。你几个月没有音信,你爹妈不想你吗?」
  我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的恐惧,果然,恶梦降临了。
  郭子仪拿着几张照片对我说:「我把这几张照片替你寄家去,也省得你爹妈惦记你。」
  我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我知道那几张照片上照的是什么,我也知道他这么作的目的是什么,可我无法抗拒,我没有任何力量抗拒,郭子仪挖空心思找到我家的地址就是为了让我彻底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
  父母失去我这个女儿已经是一件令他们痛不欲生的事情了,而那几张照片会立刻致他们于死地,还会让全家的人都为我而蒙羞,我只有忍受任何屈辱来最后为他们尽一次孝了。
  想到这,我泪眼低垂地去哀求郭子仪:「不要寄,我求求你,给我存一点体面,也给我父母存一点体面,就让他们当我死了吧!你让我干什么我都答应。」
  「哦,真的吗?」郭子仪眼睛里喷射出埋藏已久的慾望火焰,我知道,他早就等待着我完全匍匐在他脚下的这一天。我明白了,我们每一个人,包括大姐在内,都逃不过这个命运。
  他好像漫不经心地说:「你早该这样。」说完他指着自己的阳具说:「今天爷的家伙不洗了,你就用你的小嘴给爷弄乾净吧!」
  我的心猛地一沉,两个月前我拒绝了他,而今天我必须心甘情愿地作出这无比羞耻的事情,可我没有选择,那个信封是我的催命符。我向前跪爬了两步,一头扎在他的胯下,屈辱地伸出自己的舌头,去舔那团无比兇恶丑陋的肉。
  他的阳具当时还软塌塌的,我舔了几下没有舔到,无奈,只好张开嘴,用嘴唇叼起他的肉棒,把骚臭的肉棒全部含在嘴里用力吸吮。这时我才理解了在十八拐看见的电话兵小邵,她当时的行动似乎那么不可思议,但落在土匪手里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肉棒在我嘴里膨胀了,郭子仪把它拉出来,示意我舔他的龟头和包皮。包皮的皱褶里满是白色的污垢,那是姦淫我们留下的遗物,我忍住噁心伸出舌头舔下去,一股腥臭扑鼻而来,嘴里是一滩恶臭的粥状物,我忍住呕吐的感觉硬把它嚥了下去,然后再去舔第二口。
  他的肉棒膨胀得像小孩胳膊般粗细,我要费很大劲才能舔过一圈,我丝毫不敢怠慢,用了半个小时,仔仔细细地给他舔得乾乾净净。接着我要给他舔龟头,我的舌头刚一接触那紫红色的肉球,他浑身一哆嗦,我吓得赶紧看他的脸色,他却满脸兴奋,我尽量温柔地舔下去,他兴奋得几乎无法自制,满足地哼出声来,龟头中央的马眼里开始冒出黏液。
  我看看他的脸色,咬咬牙,伸出舌头把黏液舔进嘴里,那东西极为腥臊,但带一点甜味。我刚舔完就又流了出来,我越舔它越流,我不知如何应付了。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的肉棒顶住我的嘴唇向嘴里挤去,我不能拒绝,只好张大嘴把它吞进去,可那肉棒太粗太长了,我拚命把嘴张到最大才勉强让它进来,我还生怕牙齿碰到肉棒,那我可要倒霉了,当时真恨不得没长牙齿。
  他的肉棒刚进来一半就顶到我的喉咙了,我被呛得几乎背过气去,可我不敢怠慢,「吱吱」地吸吮他的肉棒,希望他产生快感,他的肉棒竟前后移动,像在我的阴道或肛门里一样抽插起来,我只有全力配合他。
  他很尽兴,抽插了半个多小时,竟就在我嘴里射了,我当然只有当着他的面吞下他射出的全部精液。
  他的阳具拔出来后竟仍屹立不倒,我只好岔开腿让他再插进我的肉洞。那天夜里他插遍了我身上所有的洞,兴奋得几乎整夜未眠。我知道,从此我已经被他彻底征服了,我又掉进一层更深的地狱。